看懂这四张表,你就知道金融危机是如何爆发的!

  • 日期:01-21
  • 点击:(756)


阿根廷,世界领先的足球运动员,为什么金融市场如此脆弱?中国的金融自由化会增加人民币的风险吗?土耳其和阿根廷等新兴市场的金融危机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特邀着名经济学家曹远征为您深入解释。

曹远征,国家特殊津贴获得者,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主席,“中国经济50论坛”成员,BOCI研究公司董事长,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专家,从事经济改革和金融发展30年。

谈到阿根廷,人们自然会想到阿根廷足球和梅西。阿根廷仍然是全力赢得俄罗斯世界杯的热门。但是阿根廷的经济不如他们的足球强大。在引发国际金融危机的美国次贷危机十周年之际,南美国家阿根廷再次敲响了货币贬值的警钟。阿根廷央行不得不在八天内加息三次。利率从27.25%跃升至40%,但收效甚微。

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有什么区别?

曹远征在《中国经济大讲堂》的演讲中指出,我们过去常说的经济危机是指生产过剩危机。“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往河里倒牛奶。这是因为牛奶太多,生产过剩。结果,生产过剩出现了危机。在生产过剩的背后,这些产品的生产必然存在产能过剩。这被称为经济危机。

那么这次经济危机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市场的扩张跟不上生产的扩张,销售也很困难。这种情况会经常发生。因为它经常发生,所以它成为一个周期性的问题。因此,以经济危机为标志,我们说经济有周期。”

曹远征认为金融危机不同于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是资产负债表衰退危机。资产负债表是杠杆,所以金融危机是由杠杆迅速下降引起的危机。任何社会只有四张资产负债表:

一张属于政府。政府能否借钱,政府借多少钱是政府的杠杆。

第二个属于我们的金融机构,它们本身就是杠杆操作。

第三是企业和非金融机构的杠杆作用,也就是说,它是否用借来的资本经营,借了多少资本。这就是你经常看到的所谓资本和负债的比率。

第四,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家庭资产负债表。你买房并从银行借款的钱就是你的资产负债表。借入资金用于实现资产配置。这是资产负债表。

曹远征指出,所有四张资产负债表都有杠杆,这意味着杠杆可能会下降。一个地方的衰退可能会导致另一个地方的衰退。然而,金融是通过杠杆运作的。金融杠杆最长,对这种衰退最敏感,也是下降最快的。也就是说,去杠杆化的时间越长,速度越快,越严重。因此,这种去杠杆化导致的危机被称为金融危机。“然而,这并不一定意味着金融机构有问题。金融危机更可怕、更深刻、更全面。如果我们说,经济危机仍可能发生在某一部分或某一范围内,但没有一场金融危机是孤立的。”

中国会发生金融危机吗?

曹远征在《中国经济大讲堂》讲话中指出,从表面上看,阿根廷是一场金融危机。由于某种原因,资金的急剧外流导致当地货币和外币急剧贬值,从而导致宏观经济困难。为什么这笔资金会流出?这与阿根廷的经济结构密切相关。拉丁美洲不同于亚洲。尽管拉丁美洲也在努力发展经济,但它依靠借钱来发展自己的工业。虽然亚洲国家也引进了外资,但它们在引进外资后发展迅速。他们把产品出口到出口导向型而不是进口型,然后出口导向型创造外汇,然后偿还进口替代。然后他们进口新的机器和设备来取代新的产业。然后新的产业进入并以出口为导向。因此,我们称之为进口替代出口,并不断相互促进。这就是亚洲的经验。“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特别是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就是这样一个经验。首先,一些基本消费品被介绍所取代。之后,我将出口消费品和我赚的钱。我想买一台能生产消费品的机器。当我能生产机器时,我们出口机器,当机器出口时,我会买一台能生产机器的机器。如果你看看中国的电视产业,它就是这样产生的。”

曹远征分析认为,拉丁美洲最大的问题之一是,虽然进口替代从未实现,但出口导向从未实现,因此借款无法偿还,债务危机将会发生。“事实上,这不是第一次,阿根廷可能是20年来的第二次危机。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我们曾称之为阿根廷的金融危机。那时,每个人都知道有一部着名的歌剧叫《中国经济大讲堂》。当时我们说阿根廷会坚持下去。阿根廷不相信眼泪。二十年后,眼泪又流了出来。”

阿根廷危机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曹远征在分析金融危机的原因时指出,不合理的经济和产业结构导致了经济扭曲,并造成了阿根廷的国际收支问题。由于国际收支难以偿还,因此存在债务问题,导致阿根廷比索大幅贬值。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支付方式是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采取了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用普通人的话说,就是启动印刷机印刷钞票,购买国债,然后支持它们。现在经济正在复苏,美联储需要提高利率并减少其关注。“利率上升和比额表下降会导致发展中国家资金外流吗?随着美元变得更加昂贵,钱流向了那里。美国的利率上升了,首都也去了。然后资本从发展中国家流出,阿根廷出现了危机。因此,我们说在短期内,我们应该密切关注国际经济形势。美国提高利率和缩小规模的过程就像是当前金融风险的风向标。这是阿根廷金融危机给我们带来的灵感。”

6月14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即加息0.25%,利率区间升至1.75%-2%。这是美国自今年以来的第二次加息,也是美国自2015年12月开始加息周期以来的第七次加息。

曹远征认为中国应该高度重视美国加息。他强调,由于经济危机的存在,有必要制定总需求政策。由于金融危机的存在,需要宏观审慎的管理政策。宏观审慎和宏观调控相结合,形成了中国新的管理框架。这一框架在中国非常明显。十九大后,我们提出了中国人民银行的两大支柱框架,即宏观审慎和货币政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