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新城总部:“王晓松一定要演戏”

  • 日期:01-14
  • 点击:(1307)


7月4日早上,在新城控股大楼外,鸟儿不时地啁啾。中国第八大房地产公司总部位于上海市普陀区中江路。两座黑色建筑隐藏在绿色植物中。

穿着工作证的员工进进出出,表情严肃。谈话的主题与丑闻密不可分。

7月3日,上海警方证实,新城控股前董事长王振华(。他的儿子王孝松在当晚10点钟接任公司董事长。

7月4日,新城控股以300多万份销售订单开业。突破这个限制花了120亿元。在过去的两个交易日里,新城的香港股票平台新城发展控股下跌10.57%,新城悦服务下跌13.11%,三家上市公司市值损失293亿元。

虽然新城控股仍有5次跌停板,但资本链危机正在逼近。《棱镜》从新城的一位高管那里得知,他很担心,“现在(公司的股价)更危险,市值不能下跌太多。一旦老板(王振华)承诺的股票被清算,银行等金融机构将遭受损失。”

新城人民的心在骚动。这位高管表示,7月3日下午,当王振华参与的消息传出时,10家公司和10名猎头给他打了电话。

今天的新城控股公司就像一个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面对危险被任命的王孝松需要收拾残局。

《棱镜》独家从新城了解到,公司正在计划并实施一系列救援行动,包括切断与王振华的联系、优化裁员、暂停大量土地和避免股价爆炸。

一位新城市高管表示,公司正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这时“小松必须行动,而不是不行动”。

1。官方网站删除了王某

王孝松,并在他当选新城控股公司董事长后立即切断了他父亲王振华与公司的关系。

新城控股官方网站删除了所有关于王振华的新闻和图片。《棱镜》从新城内部得知,此举得到了王孝松的支持。

在官方网站管理层的介绍栏中,尚未辞去新城控股董事职务的王振华已经失踪。新任董事长王孝松接替了他,在7名高级经理中排名第一。

同时,母公司新城开发的官方网站上有关王振华的新闻稿照片无法打开。

王孝松,王振华独生子女,1987年12月出生,南京大学学士学位。他于2009年8月加入江苏新城房地产有限公司。他是江苏新城常州公司工程部的土木工程师,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项目总经理,江苏新城市场部助理总裁兼总经理。

2016年,王孝松离开新城两年,因为他的私人婚姻没有得到王振华的承认。后来,王孝松的妻子生了一对双胞胎。父子和解了,他接替王振华成为公司的董事和总裁。

两到十个猎头称

新城控股正在稳定其士气。

《棱镜》从新城控股的一名高管那里得知,7月3日下午,王振华参与的消息传出,“10家公司和10名猎头打电话给我。”

《棱镜》还得知新城的许多业务部门在7月4日上午召开了紧急会议。一方面,他们强调,涉嫌调戏这名女孩是前董事长王振华的个人行为,与公司运营无关。另一方面,他们也想安抚员工的情绪,并强调公司的所有员工和那些已经收到聘用通知的员工应该正常工作。

"如果亲戚、朋友和家人问起这件事,如实回答,不要美化,不要想象。"“我们现在都在工作,我们必须吃饭,但是如果我们想吃饭,我们必须工作(为公司工作),”新城控股的一名高管警告他的下属。

3。裁员正在进行

《棱镜》从新城控股了解到,该公司正在考虑调整其区域结构并实施一系列裁员。

“裁员是不可避免的。裁员的目标包括刚刚加入公司的新员工

根据公共信息,该公司的员工人数从2016年的10,000多人迅速增加到今天的38,000人。

新城控股目前正在考虑合并其在同一地区的子公司,如浙江的杭州、宁波和温州,西南的贵阳和昆明,江苏的徐州和南京。

4。不再进行大额征地

《棱镜》从新城控股获悉,公司已决定暂停大额征地。

《棱镜》从新城控股的一名高管那里了解到,“公司的资本链比较紧。总经理(新城控股财务经理冬天负责)亲自告诉所有负责的副总裁,投资金额巨大的项目暂时不予考虑,土地基金最好不要超过10亿元。如果超过10亿元,必须找到资金和合作伙伴。”

2019年5月,由于一些住房企业被激进收购,监管部门将收紧一些住房企业的公开市场融资,包括债券和资产支持证券产品。名单上有多达20家限售房公司,新城控股就是其中之一。根据

克里研究所的统计,2019年上半年,新城控股的公开市场占据了503亿元。

5。大连项目暂停

《棱镜》。我从新城内部了解到,公司的巨额投资项目受阻,比如计划投资超过30亿元的大连项目。

大连招商网2019年1月的信息显示,“新城控股集团计划在大连投资,集团计划在大连投资建设五岳广场和“悦”系列五星级酒店等项目,打造新的城市地标。

7月4日上午,大连市自然资源局宣布“我局于2019年6月7日发布的《棱镜》 (2019)涉及《棱镜》(2019第37号)的大成(2019)-10包裹等媒体的交易因某种原因终止”。

以上土地挂牌信息显示,该地块位于甘井子区,面积平方米。这块土地用于住宅和商业用途,包括商业酒店,计划于7月8日拍卖。

7月4日,新城控股区扩张负责人告诉《大连日报》,新城确实有意竞标该地块,他不知道交易终止的原因。"目前,新城处于市场的前沿,很难说出口."他强调拍卖的终止是政府的行为,并建议询问政府具体原因。

目前,没有任何资料显示该地块交易的终止与王振华卷入该案之间的关联。

6。北京项目压力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从新城控股的一位高管那里得知,该公司在北京的项目也面临财务压力。

新城控股的总部大多在长江三角洲。它于2019年开始位于北京、天津和河北,并于2006年设立北京分公司。直到2018年12月,新城控股才首次独立赢得北京地块,以23.3亿元人民币的溢价22.63%赢得顺义的限制性住宅地块。新城控股计划在顺义地块投资33.87亿元,顺义地块拥有100%的股权。

2019年1月底,新城控股和资本协会以49.53亿元的底价赢得石景山地块。

此前,2018年4月,新城控股还与远洋运输合作,以86亿元的高价收购了绿城石景山五里坨项目49.5%的权益,这是2017年北京最高的总价地块。根据新城2019年第一季度的经营简报,该项目计划总投资为122.24亿元,新城占股权的21%。

北京项目的投资金额巨大,即使有三四家公司分担,我们也要花费大约15亿元。一位新城控股高管表示。

7。担心股票爆炸

《棱镜》的最高管理层从新城控股了解到,公司最高管理层最担心的是股票质押爆炸。

新城控股,一名高管说,“公司目前处于相当危险的境地。如果股价下跌太多,老板(王振华)承诺的股票可能面临风险。当然,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希望我们公司暴露自己的立场,也不希望外部舆论导致

值得注意的是,王振华家庭的认捐率约为50%,仍有追加认捐的空间。但是,通过《棱镜》的总估值,如果追加质押进入清算行后继续进行,新城控股的股价继续下跌7-8倍,股价将跌至10元/股以下,大股东的质押率将接近满仓。

“伤害”不仅限于王振华家族。根据新城控股的季度报告,目前有167家主要机构投资者(与同一机构合并后为56家),其中3.81%由基金持有,1.49%由证券公司持有。

8。信用决定生死

债券。据wind system数据显示,新城控股共有29家未偿债券,包括普通公司债券、普通中期票据、私人债务和超短期融资券,总额为309.88亿元。

2019年10月,新城控股持有6亿元“19新城控股SCP001”债券到期,而到2020年底,两笔总额18亿元的债券将到期,偿债压力小。

新城发展控股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其非即期抵押贷款总额为485亿元,其中银行贷款和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304亿元,信托融资安排36亿元。而不是总额为222亿元的即时无担保贷款,其中120亿元为企业债券。

事实上,新城控股的表外负债更大。

《棱镜》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截至本年末,新城控股已为近70家合资或关联项目公司提供融资担保,最终余额达252亿元,公司及其子公司对子公司的担保余额达346亿元,仅表外或有负债担保就达598亿元,占最终净资产的117.35%。

一位熟悉新城的行业分析师告诉《棱镜》,新城控股近年来发展迅速,有大量表外负债。如果贷款因王振华事故而被切断,将对公司产生巨大影响。因此,后续趋势的核心问题是信用。根据银行和金融机构的跟进态度,这将考验公司的融资供应链管理能力。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