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非瘟最大爆发地,明水猪场缘何沦陷?

  • 日期:01-22
  • 点击:(883)


拥有73,000头生猪的大型合资养猪场雇佣了顶尖的外国管理团队,并声称拥有国内最高水平的生物安全保护,为什么它会落入非洲猪瘟的手中,成为迄今规模最大、损失最严重的养猪场?

丹麦DFD公司官方网站照片显示,2017年亚欧畜牧养猪场开业时,政府官员和中外管理人员齐聚一堂,场面壮观。

去松嫩平原北部腹地的农业县明水的唯一方法是坐长途汽车。沿着从大连到黑河的黑达高速公路从哈尔滨向北开车需要四个半小时。明水县长期以来被列为国家贫困县。2015年,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7788元,占全国水平的68%。380,000人口中有72%是农村人口,2,400平方公里中约有一半是可耕地。

2017年4月,葡萄牙人保罗伊纳西奥来到明水,这是他第一次去东北。前一天,他刚刚在哈尔滨结束了与黑龙江亚欧畜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欧畜牧业)股东的会议。

保罗是养猪场管理专家。他四十多岁了。他很高,留着棕色的短发。他的演讲风格简洁而直接。

在他来中国之前,他在保加利亚的一个养猪场工作了八年,那里有1500头母猪。他管理的另一个葡萄牙项目惠及了头母猪,但这些猪分散在16个农场。2017年,保罗来到中国,世界上最大的养猪国家和最大的猪肉生产和消费国,寻找长期的工作机会。"我想做一些更有挑战性和有趣的工作。"

丹麦农场设计公司(DFD),一家同样来自欧洲的丹麦养猪技术公司,希望聘用他担任黑龙江一家大型现代养猪场的总经理。该农场位于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双兴镇,属亚欧畜牧业。工商数据显示,欧亚畜牧业成立于2016年6月,注册资本1亿元。其主要股东是国有浙江农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农业发展集团),占股份的35%。作为丹麦国家主权基金,丹麦发展中国家投资基金(IFU)占30%的股份,杭州街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25%,黑龙江绿色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龙江农业发展)占10%。黑龙江农业发展公司的主要股东是浙江农业发展公司(占60%),黑龙江省SASAC公司占40%。

在明水,当地人都知道欧亚畜牧业是该县最大的养猪场。根据官方网站,公司计划在明水县双兴镇设立2120亩养殖区,包括养猪场、饲料厂、生物肥料厂、污水处理厂等。并采取自给自足的封闭式管理。项目总体工艺方案由丹麦DFD公司设计,?丶诵纳璞复庸饨冢⑵盖牍舛ゼ馍际跬哦咏邢殖」芾恚繁8飨钌际踔副甏锏焦室涣魉健9旧硌澈屯涝准庸びΨ吓访吮曜迹ㄒ┢肥褂帽曜肌⒍锔@⑸锇踩龋匀繁9旧牟纺芄唤牍谕馐谐?

DFD当时刚刚成为亚洲和欧洲畜牧业技术外包公司,正在寻找养猪场管理专家。丹麦发展中国家投资基金和其他股东在协议中同意,DFD将任命亚欧畜牧养殖项目养猪场总经理。丹麦被称为“猪王国”,以其专业、高效和高质量而闻名。其全球最大的猪肉出口品牌丹麦皇冠近年来在中国享有很高的声誉。

养猪大国和养猪大国的相遇也使保罗和时任欧亚畜牧业主席顾宝军合得来。"这个项目具有成功的所有必要因素,它的概念对我很有吸引力。"保罗告诉记者,顾宝军答应他,养猪场将

为纪念DFD总经理彼得森(Bjarne K. Pedersen),他于2016年5月在沈阳的一个展览会上首次与顾宝军等人见面,并向欧亚畜牧业展示了他公司的项目。此后,DFD公司受委托为亚洲和欧洲的畜牧业项目进行总体规划和工艺制图。彼得森发现浙江农业发展公司打算将养猪产业转移到东北,从养猪生产的角度来看,明水的土地、温度、粮肥发酵条件也非常适合,“一个完美的位置,就像美国中西部一样”。

在上述2017年4月哈尔滨会议上,DFD公司的技术方案获得欧亚畜牧业国内外股东一致通过。随后,保罗与欧亚畜牧业公司签署了一份合同,以确保每头母猪30头断奶仔猪(PSY)的年产量从生产的第二年起将达到33,354头。在中国,大型高水平养猪场的PSY指数只有24。保罗的正式职位是养猪场总经理。根据合同,公司还将为他聘请一个中英双语的特别团队,包括兽医、物流采购、饲料质量监督和人力资源专家。

2017年1月,明水县在市党政中心为该项目举行了盛大的签约仪式。据《绥化日报》报道,亚欧畜牧业总经理毛家泽在仪式上致辞。毛家泽是亚欧畜牧业股东之一杭州街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长。另据东北网报道,2017年5月23日,欧亚畜牧业在明水县双兴镇东里村举行奠基仪式。该项目是黑龙江省和浙江省政府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成果之一。目的是充分发挥两省优势,实现南养猪、北养猪、南养猪的新产业布局。绥化市委领导、浙江农业发展主席、丹麦驻华商务参赞等出席了仪式。

除了聘请丹麦团队,大股东浙江农业发展还邀请绍兴养猪专家顾宝军担任欧亚畜牧业董事长,在东北养猪方面有多年经验的北京兽医专家郭和君担任生产总监。据2013年《中国畜牧业》报道,顾宝军毕业于浙江省金华市农?笛#竽潦抟阶ㄒ怠K邮滦竽潦抟焦ぷ鳎诨阏沃啊W?2000年以来,顾宝军创办了自己的养猪公司,培育出优质猪品种“金华猪二号”。郭和君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兽医学系,是北京养猪中心祖猪场的负责人。他在美国、荷兰和其他地方学习过。他的论文可以在许多养猪业网站和学术数据库上找到。

2017年7月,保罗拿到签证,来到明水正式开始工作。他逐渐发现这份工作不是他所期望的。

在欧洲,没有人喂猪。在明水,养猪场工人居住的村子里几乎每个后院都养猪。亲戚和朋友可以宰杀猪来招待客人。保罗认为,这是一个重大的生物安全风险,因为工人可能会将病毒从家猪带入养猪场。他要求养猪场的工人在进出猪圈前要遵守严格的洗头和洗澡程序,但来自周围农村的工人抱怨说,“我们洗澡时身体每天都有裂痕”。

此外,中国的猪疾病比欧洲多。近年来,猪瘟(CSFV)和口蹄疫(FMD)在欧洲国家已经基本停止发生,保罗发现这两种猪病在中国仍然存在。2013年《东北农业大学学报》年的一篇论文披露,2005年至2010年黑龙江省共发生63起猪瘟疫情。

对于这样一个现实,保罗的逻辑是相当“异国情调”的,与普通中国同事的想法相反,“这是中国的国情,几乎没关系”和“我们已经非常严格,不像欧洲那样正常”。正因为猪的疾病越来越多,中国养猪场的生物安全水平应该高于欧洲。"

这个精华

2019年1月至3月,记者多次走访黑龙江明水等地,深入采访了亚欧畜牧业高管、外国技术专家、施工人员、养猪场工人、地方官员和村民。各方讲述的故事版本与非洲猪瘟爆发前亚洲和欧洲畜牧业发生的情况不一致。然而,这个大型现代养猪场陷入非洲猪瘟疫情的故事可能成为中国畜牧业面临的非洲猪瘟危机的一个注脚。

生物安全防线的实际情况

欧亚畜牧农场位于明水县西南约20公里处,占地2700多亩,毗邻双兴镇东里村。养猪场从大门进入,以东西干道为界,分为北区(母猪区)和南区(育肥区)。根据母猪生产周期,北部地区有后备母猪舍、种畜舍、妊娠舍、产仔舍和托儿所。此外,北部地区还有办公楼、饲料厂和公猪站。根据养猪场的规定,南北之间的人员和物资应严格分开。当小猪的重量达到30公斤时,它将被一辆消毒卡车运送到南部地区(育肥区)的猪舍,直到重量达到150公斤,然后出售。

亚欧畜牧养猪场设计了一套生物安全保护条例。内部人士告诉财新,养猪场有两条安全线:第一条由车辆净化中心和隔离检疫站的四名保安守卫。所有进入养猪场的人员必须经过这里才能进?肷枪救嗽辈坏媒搿5诙婪老吒友细瘢挥谀媳绷礁錾拇竺糯ΑI嗽币酝獾娜魏畏窍殖∪嗽保ü镜母呒豆芾砣嗽保挥性诒匾辈拍芙耄⒀细褡袷厣锇踩ü妗?

南方和北方也是严格隔离的。员工宿舍楼设计在每个猪舍旁边,方便已完成检疫和消毒程序的员工直接返回宿舍休息。不同猪舍的工人不能住在同一个宿舍里,宿舍的入口应该有一名警卫看守。工人被允许每月工作25天,休息5天。他们必须在工作期间住在体育场里。

通过两道防线进入工地后,工人脱掉衣服洗澡的程序也有严格规定:头发要用洗发水充分浸泡,身体要洗澡,鞋子要放在工地外的货摊外和工地内。洗澡后,换上“内衣裤”和鞋子,在宿舍呆至少24小时,然后在进入猪圈工作前换上工作服。我们还应防止进食时感染病毒:消毒后的午餐将由专人送到猪舍;下班离开猪圈之前,他们需要再洗一次澡,换上“内衣裤”,然后回到生产人员食堂,这里仍然属于楼层区域,他们在这里吃早餐和晚餐。

但是保罗和几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内部人士说,由于各种原因,上述系统的许多要素从未成功实施过。

例如,农场已经运营了一年多,员工宿舍还没有建造,工人们每天都坐班车上下班。不能提及上述24小时宿舍隔离。到2018年6月和7月,北区的宿舍将建成,但母猪区、猪站,甚至南区的育肥房和场外维修人员都将住在宿舍里。负责生产的经理仍然每天回家,在养猪场的不同猪舍之间来回巡视。最初,根据规定,工人每天只能进入一个生产车间,并把育肥棚安排到工作日结束。

在2018年秋季之前,生产区南北之间的“第二道防线”将完全无人看守:北方的母猪区将没有大门,宿舍将无人看守,一些工人晚上会悄悄回家或在宿舍外出。同时,有大量的建设项目在

生猪运输车辆和建筑车辆的消毒同样难以实施。根据几名养猪场工人的描述,拉饲料和运送猪的车辆需要先在净化中心喷洒消毒,车上人员进入浴室换衣洗澡,然后在净化中心第二区进行紫外线消毒。然而,在非洲猪瘟发生之前,亚洲和欧洲的畜牧业在转移猪的时候并没有仔细消毒每一辆车。即使在2018年8月辽宁省沈阳市报告了第一次非洲猪瘟疫情后,一段第一次销售肥猪的养猪场视频显示,开往屠宰场的车辆在运输一辆猪后,开始直接装载第二辆车,而没有净化。在其他场合,公司的汽车司机也开着载猪的卡车。

养猪场南部育肥房猪圈的安装将持续到至少2018年10月20日。一个猪圈建造者告诉记者,建造者不会走进已经投入生产的猪圈。如果他进来,他必须洗澡和?尽=鲋砣Φ某盗净够崾褂孟炯炼猿盗镜恼妗⒊导芎统德纸邢尽H欢硪幻薰と烁嫠卟菩录钦撸胂殖〗邢镜氖滞瞥怠拔薹ǖ髡薄S惺焙颍狈缣蠖荒艽又鞲傻澜胧保嗣强梢匝刈糯舐?(指小路)走。养猪场附近的村民还向记者展示了一条直接插入养猪场南部的道路。

设备和施工问题是影响养猪场生物安全防控水平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据保罗和其他知情人士透露,养猪场外包的建筑安装项目存在诸多问题,如猪圈建设不到位,设备无法正常运行,导致原定于2017年12月底进行的第一次养殖推迟到2018年2月26日。2017年9月后,养猪场购买了第一批猪。根据规定,这些猪需要在养猪场北部入口处的检疫区停留至少45天。但是仅仅一个月后,新建隔离区的水泥地面开始出现小洞。随后,水泥地面继续开裂,洞变得越来越大。地面破损,需要维护,这意味着工人需要频繁进出隔离区。此外,北区母猪猪圈在使用两到三个月后也开始开裂,经过两个星期的维护后又开裂了。

猪圈维护意味着非现场人员经常进入生产区域,但许多非现场人员没有很强的消毒意识。保罗说,他已经向公司总经理报告了这一情况,但从那以后,他看到六七名工人带着未经巴氏灭菌的工具直接走进母猪生产区。虽然人们已经洗过澡,但工具是从同一扇门进来的!“根据规定,场外人员携带的工具也需要消毒和隔离24小时以上。

许多员工向记者证实,由于缺乏气体,安装在养猪场北部车辆净化中心用于拖车消毒的高温烘烤设备尚未投入使用。然而,南区育肥房的建设进度一直很慢,南区入口处的车辆净化中心直到养猪场杀光所有生猪后才完全建成。

2018年6月前后,欧亚畜牧业前董事长顾宝军因身体原因辞职,新任董事长许志海上任。内部人士称,许志海不止一次被看到带领施工人员进入“第二道防线”,并在工人宿舍开会。根据此人的判断,新主席可能想加快建设进度,他的初衷是好的,但他显然没有足够的防疫意识。"如果不严格执行消毒,为内部员工制定的规章制度将毫无用处."

DFD公司总经理彼得森向记者证实,欧亚畜牧养猪场的员工没有严格洗澡,运猪车辆也没有清洗干净。为了防止当地农民的谷物中毒,DFD举行了讨论

2018年3月,一名新招聘的女员工负责保罗的人力、后勤、质量监督、采购等方面的工作,但也在几个月内离职。公司管理层告诉保罗,在明水这样的地方招聘双语人才太难了。“我必须从头开始负责一切:施工、质量监督、安装、人员培训、生物安全的建立和优化以及工艺规程的所有方面。”保罗告诉?钦撸敖ソサ兀坪跷乙砸磺懈涸稹!?

保罗在2018年8月底离开欧亚畜牧业,就在他的助手戴恩延斯索伦森离开一个月后。一个月后,DFD中国首席执行官金?斯特加德)也离开了。金还负责中国的几个DFD项目。他告诉记者,他自愿辞职是出于“内部原因”。他证实欧亚畜牧业的建设质量令人担忧,自他就任首席执行官以来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延误。“我们试图在建筑和生产方面给出最好的建议。不幸的是,这些建议似乎都没有得到重视。”

pedersen说,他无法公开回应具体的员工情况,但DFD项目团队确实经历了一个非常困难的阶段,“他们没有得到中国管理团队的足够支持,无法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推进项目。”

保罗告诉记者关于养猪场的会议,这一切都发生在他2018年8月底离开欧亚大陆畜牧业之前。他在亚欧畜牧业发现非洲猪瘟爆发前两个多月离开了。当时,非洲猪瘟刚刚在辽宁沈阳、河南郑州、浙江温州、江苏连云港和无锡以及安徽许多地方报告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前两起非洲猪瘟在黑龙江爆发的报道发生在9月初,就在保罗离开距明水县500多公里的佳木斯明水县之后。

保罗听说从那以后,他的工作职责一直由DFD生猪管理和运营总监亨里克尼尔森(Henrik Nielsen)和另一位外部技术专家托鲁雅各布森(rur Jacobsen)负责,但从那以后,他们只负责生猪生产,人员和设备采购的管理和培训都移交给了中国管理层。他不清楚他最初负责生物安全的地方。

保罗没有离开中国,目前在江苏连云港的一家大型养猪场工作。"它们可能会因为非洲猪瘟而改变."保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