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则西悲剧重现?百度因竞价排名再被起诉,27岁鼻炎患者术后坠亡

  • 日期:01-14
  • 点击:(1290)


由于一名27岁的鼻炎患者手术后死亡,该医院和为该医院提供竞争性排名服务的百度被患者家属起诉。

患者张睿的未婚夫杨虎(化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张睿通过百度搜索医疗信息,寻找“乌鲁木齐鼻炎医院”等关键词,并在搜索结果中选择乌鲁木齐第一爱德华医院(以下简称“爱德华医院”)进行治疗。张睿患有情感异常、心理障碍,伴有精神病症状,并在接受手术后最终死亡。一名家庭成员委托的司法鉴定表明,医疗行为的过错与受影响方的死亡后果之间存在间接因果关系。

百度医药竞价排名一直备受争议,但针对百度的公开案件极为罕见。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报网记者获悉,张睿一家索赔67.4万元。今年3月,百度收到了一份投诉、一份应诉通知书、一份举证通知书和一份法院传票。代表张睿父母的律师表示,百度对法院的管辖权提出了异议。

记者于3月31日上午联系百度公关人员,了解相关信息。截至发表之时,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手术在就诊当天进行

2016年8月27日,张睿第一次进入爱德华医院。门诊病历显示,张睿抱怨“鼻塞和流鼻涕好几年”。医生诊断张睿患有过敏性鼻炎、鼻中隔偏曲、鼻窦炎和肥厚性鼻炎。

那天医生给张睿动了手术。根据手术记录,中午1:30-2:50,医生为张睿行双侧筛前神经阻滞、鼻中隔矫正和下鼻甲消融术。同一天,张睿向医院支付了4000多元。

杨虎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张睿感冒时曾经鼻塞流鼻涕。她以前没有接受多少治疗,但是婚礼就要到了。她希望婚前痊愈,并去百度找到爱德华医院。杨虎随后申请公证的结果显示,百度进入“乌鲁木齐鼻炎医院”后,“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在搜索结果中排名第一,文章右下角标有“广告”字样。

“普通人总是认为顶级医院一定是非常好的医院。杨虎回忆说,张睿在医院手术后鼻腔非常疼痛,他已经连续三天几乎没有睡觉了。后来,他有时不睡觉超过两个小时。杨虎说,9月3日,张睿的鼻腔大量出血,她被紧急送往医院。从那以后,她也遭受了恐惧和胡言乱语等症状。她经常梦见自己的鼻子大量出血,并且“醒来后浑身发抖,精神极度不佳”。

他们开始与医院谈判。他们与医院工作人员谈话的录音显示,张睿一再声称自己精神状况不佳,无法正常工作。他要求医院为他自己买一辆车和一栋房子,还了200万元错误地进入医院账户,并说,“我真的会自杀”。

工作人员建议她放松一下,转移注意力。如果她觉得收费不合理,她可以与医院协商退还手术费。

”她当时的精神状态有点不正常。杨虎告诉记者,张睿没有向医院账户捐款200万元。在她开始与医院谈判后,她总是觉得有人在“监视”她,并担心她在医院工作的朋友会受到牵连。

手术半个月后,9月13日,杨虎带张睿去乌鲁木齐第四人民医院检查他的精神状况。结果表明,张睿的情绪控制能力较弱,大脑皮层处于抑郁和疲劳状态,有心理障碍和精神病症状。

家人认为医院和百度共同导致了患者的死亡

张睿在到达乌鲁木齐第四人民医院的当天给他不在家的父亲张阔(化名)打了电话。张阔回忆说,他女儿在电话中说她被“骗了”。他建议她不要想太多

张睿的父母相信申诉中的说法,即在患者就诊期间,张睿因爱德华医院的诊断和治疗不规范而被错误操作,导致疼痛、失眠、抑郁和空鼻综合征等不适症状。手术后出现不适症状后,未采取任何补救措施,导致张睿因摔倒在地而死亡。

他们还认为女儿在医院的治疗是由医院在百度上发布的付费竞争排名(效果相当于广告)来指导的。因此,张睿的死是由百度和医院的过错造成的。

此前,张睿家族委托的北京华泰(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委托新疆祥云司法鉴定所评估此次事件的医疗过错和因果关系。

根据本所2016年12月出具的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医学诊断依据不足,该病例的处方应根据鼻炎的分类和程度采用阶梯式治疗方法,如果阶梯式治疗无效,则采用选择性神经外科手术。但是爱德华兹医院并没有进行分步治疗,即对患者进行外科治疗,扩大了手术范围,导致医疗行为违反了治疗原则和规范。此外,还有一些医疗行为没有履行危险护理的职责。

李鸿律师说他已经咨询了耳鼻喉科专业人士。“对方认为正常的治疗方法应该是先开些药。如果没有特殊的疼痛和对呼吸的严重影响,鼻甲就不应该手术切除”。公共数据显示,过度的鼻甲切除术可能会导致一些患者出现焦虑、焦虑、抑郁等症状。

上述意见还指出,尽管存在许多医疗行为失误,但不足以造成患者死亡的后果。只有在诊断和治疗过程中,在医疗行为失误的刺激下,才会诱发患者的内源性疾病(精神障碍),导致死亡。因此,医疗行为过错与患者死亡后果之间存在间接因果关系(诱发因素),医疗行为过错的参与程度为25%。

意见不是最终决定的基础。根据司法解释,一方委托有关部门作出鉴定结论,另一方有充分证据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病人死亡和百度之间的关系也需要进一步的证明。

截至新闻稿,百度没有对此事做出回应或公开置评。

将用户置于刀下?

去年,百度为魏泽西事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百度这次也因为其竞争排名被张睿家族起诉。

去年9月,百度CEO李彦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百度的监管不仅包括法律,还包括道德和舆论因素。他还透露,由于魏泽西事件,百度上季度损失了20亿元收入。

但是如果事实是杨虎所说的,那么百度似乎还没有记住这个教训。

据了解,不仅百度和莆田部门,还有大量搜索广告代理机构都在影响竞价排名,为广告主提供了合适的竞价方案,其中许多甚至成功上市新三板。

此外,从法律的角度来看,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流量所有者和广告商之间也没有责任关系。对于广告商的问题,交通所有者是否应该承担共同甚至平等的责任。即使百度推广是一个广告,也没有明确的定义。

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百度目前是最大的互联网信息门户,客观上已经成为网民了解许多行业的渠道。

作为用户获取信息的渠道,他们最终将用户不喜欢的广告放在显眼的地方。依靠用户的支持来获取利润,有时会导致用户走向死胡同。消耗用户的信任,总会有把用户置于刀下的场景。

甚至,百度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问题的公司。客观地说,在莆田部门的推动下,国内几乎所有的搜索引擎都有不可靠的医疗广告。为什么没有其他发动机

对于像“魏泽西”这样的事件,有人建议患者及其家人也有责任识别信息。为什么像生病就医这样的大事要依靠百度?

面对疾病和死亡,人性将变得极其脆弱。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每根稻草都可以抓在手里。在那些肆无忌惮的医院眼里,我们这些通常夸耀自己聪明的人,只是被屠杀的羔羊。

(本文摘自《中国青年报》、《搜狐科技》等。)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