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否认App Store垄断的逻辑,到底对不对?

  • 日期:01-10
  • 点击:(951)


据台湾媒体报道,美国最高法院5月13日裁定,允许苹果手机用户向苹果公司提起反垄断诉讼。美国首席大法官以5比4的比例宣布,苹果用户提起的集体诉讼可以在下级法院继续进行。苹果股价当天下跌超过5%。

需要知道的是,美国法院的裁决最终并没有决定苹果的垄断地位,只是确认消费者有权对苹果提起垄断诉讼,最终结果还有待观察。

苹果一直为自己的应用商店商业模式辩护,声称自己没有垄断地位。库克的反驳大致有这些原因。首先,免费应用占大多数。其次,定价是针对应用开发者的,所以只有应用开发者,而不是用户,可以起诉苹果。起诉苹果的苹果操作系统用户认为,苹果收取的30%佣金被转嫁给消费者是不公平的。

库克的自卫逻辑站不住脚。

从库克否认的角度来看,自由应用程序占大多数,所以他们没有垄断的嫌疑,但这种说法站不住脚。

因为苹果的订阅不仅仅是付费应用,还有30%的应用内购买。换句话说,例如,游戏应用程序是免费的,但是游戏道具、金币、设备和其他购买需要通过苹果的应用程序内渠道,苹果也拿走了30%。因此,无论是免费应用还是付费应用,只要涉及支付,苹果的税收都无法避免。

其次,定价是由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制定的,用户无权起诉苹果,但苹果的论点站不住脚。为什么?一方面,如前所述,苹果的价格太高。通过提高原申请价格来弥补损失已成为许多开发商的默认做法,最终会导致消费者利益的损失。

如果根据苹果的说法,消费者应该起诉开发者,而苹果的目标是开发者,那么只有应用开发者才有资格起诉苹果。

但事实上,应用程序开发人员有资格起诉苹果要价过高,但他们无权起诉苹果。因为应用程序开发者需要依靠应用程序商店才能在苹果的生态系统中生存,应用程序商店拥有200多万个应用程序,而苹果控制着应用程序商店的规则制定权,也就是应用程序开发者的生死权。

如果开发者对苹果公司提起诉讼,苹果公司可以通过这些规则完全制裁你,因为苹果公司不能给出任何理由从应用商店删除一个应用。如果你对苹果公司提起诉讼时,你的应用程序已经不在苹果商店了,你起诉苹果公司的理由也就不复存在了。

因此,应用开发者没有能力也不敢起诉苹果。它们是不平等话语权的关系,是依附和被依附的关系。即使是微信,当苹果想要奖励30%的微信奖励时,微信也只能通过取消增值功能来妥协和表达不满,而不是直接上法庭。

用户不同。作为苹果的衣食父母,用户对苹果提起反垄断诉讼。苹果公司没有能力和权力制裁或威胁用户不购买其他产品,因此用户有能力对苹果公司提起诉讼。

因此,苹果认为“只有应用程序开发人员,而不是用户”可以起诉苹果。“显然,很明显,应用开发者的弱点在于他们依附于苹果应用商店的生态,不敢起诉苹果不合理的商业模式。此外,它还采用了美国伊利诺伊州的规则,即“反对间接购买者获得诉讼资格”的规则。

显然,美国法官也承认了这个接头。如果用户没有起诉苹果的权利,这意味着没有人有能力对苹果的商业模式置之不理。

然后有些人可能会说,为什么应用程序开发人员不放弃这个平台,但很明显,大多数应用程序开发人员不是网飞人,因为应用程序商店用户没有优势,但支付了很大一部分。此外,从安卓和苹果操作系统的用户比例来看,苹果不到20%,但没有开发者敢单方面放弃苹果操作系统的市场份额,只做安卓。

除了利润之外,必须考虑到智能手机未来的市场份额将会发生变化,而且趋势不明。你无法预测未来iOS用户的增长趋势。因此,苹果的份额虽小,但至关重要。因此,应用商店没有占据主导地位的市场份额,但它是开发者必须接受且不能放弃的关键市场。

事实上,针对苹果涉嫌垄断应用商店的争议,苹果曾做过类比,称应用商店可以被视为类似“向各种商店出租空间”的购物中心。消费者不是从购物中心购买商品,而是通过开发商(出售商品的租户)在空间购买。

但是当它对应于泵送模式时,这个逻辑并不成立。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如果它是一个购物中心,它的商业模式应该是租赁模式,而不是绘画模式。

例如,很难想象如果一个购物中心,空间内的服装批发商必须为每一件售出的服装向购物中心赚取30%的利润,餐饮企业必须出售每一件餐饮食品,电影院必须出售每一张电影票。如果购物中心采用这种盈利模式,很难吸引投资。

即使从电子商务模式来看,电子商务平台收取的服务费和佣金也是由于平台提供的增值服务、广告、关键词排名或相关技术服务、店铺租赁和交易费用。

但是,电子商务平台收取的佣金和服务费直接提升了其销售额和交易环节。然而,人们对应用商店的抱怨是它只提供下载门户。在交易过程中,不提供相关服务和交易促进。开发人员承担几乎所有的成本投入。即使他们购买应用内,他们也能获得30%的利润。这种模式长期以来一直是开发者抱怨的来源。

但是如果你只是指责苹果的高应用程序价格,并认为开发者是完全无辜的,你可能并不完全正确。毕竟,申请费的价格是由开发商自己制定的,定价权掌握在开发商手中。对利润的需求也决定了开发商的定价水平。毕竟,一旦应用数字服务形成,它可以被使用无数次,其成本可以通过多次销售来稀释。

如果用户将付费应用的过高价格指向苹果,他们也会导致开发者完全推卸责任,进一步提高付费应用和数字服务的价格,然后完全责怪苹果。

苹果开源?不可能

事实上,在各种反垄断疑虑背后,并没有实际指出苹果应用商店被怀疑垄断了苹果应用的市场份额,因为苹果应用商店的数量远远低于谷歌游戏。如果我们加上国内各种第三方应用市场,安卓市场的应用数量远远高于iOS。

从这个意义上说,苹果并不构成应用商店市场的垄断。然而,封闭系统泵入商业模式的不合理伪装垄断了其生态中的定价权。开发商无法抗拒,只能接受和调整价格,以确保自己的利益,这就导致了用户利益的剥削。

从目前的诉讼来看,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这一决定将迫使苹果修改其开源系统。作者认为这种可能性基本为零。

因为与谷歌不同,谷歌安卓是一个开源平台,安卓的发展是全球上下游企业合作开发和努力的结果。这也是安卓是开源的原因。事实上,安卓不能被视为谷歌的私有产品,这也不完全是谷歌的决定,因为即使是安卓系统的核心Linux,也是全球主要软硬件制造商优化和贡献的结果。

因此,安卓有某些公共属性。主要制造商开发的安卓手机是不同制造商的私有财产,与谷歌没有什么关系。谷歌自然无法控制制造商自己的应用商店。

苹果从硬件到iOS操作系统的软件生态系统是封闭和集成的,使用自己的操作系统和硬件,而从硬到软是自己家族的私有财产。如果被迫开源,就等于强行没收一家商业公司。

而APPle在自己的地盘上玩自己的商业规则并不影响外部安卓系统等竞争对手的生存。封闭模式还确保了应用程序生态的安全,并且不允许第三方应用程序商店损害苹果应用程序商店应用程序的质量和安全。

APPle声称只能通过APP商店下载软件是为了确保用户的安全和更好的体验。这也可以说是真的,因为如果有多个应用商店

然而,从美国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市场份额来看,苹果和苹果平板电脑等硬件占据主导地位。在美国,苹果硬件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被视为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作为美国主流智能手机市场上唯一的应用下载门户,应用商店确实允许用户被动接受其定价规则。

因此,苹果是否构成垄断,正反两方面都有各自的理由。然而,目前消费者起诉苹果的原因是垄断。触发因素实际上是苹果的营利商业模式不合理。如果苹果愿意降低利润率,这种矛盾自然会不复存在。

但是,如果苹果因为其商业模式太高而被迫开源,实际上是通过行政力量强行干预企业内部商业化来实现其公有制,或者强行摧毁其运营模式,这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市场化国家都很难发生。

库克的否认掩盖了矛盾的触发点

库克对垄断的否认和反驳实际上并没有看到矛盾的触发点。无论是标杆购物中心还是电子商务平台,这种高端盈利游戏的盈利路径都是不合理的。

最终,苹果没有基于服务收入最大化的考虑来平衡开发者和消费者的利益,也没有使其达到平衡状态。

因此,如果苹果败诉,最大的可能是通过美国行政力量的干预迫使苹果降低收费比例,或者基于平台软件服务制定新的商业规则,设定平台收费比例上限,推动苹果对相关规则进行一定的调整,允许苹果做出让步,并允许开发者、消费者和苹果达成一定的利益平衡。

例如,如果苹果公司仍然向开发商收取高价格,即使这个比例是15%,消费者自然会指责开发商而不是苹果公司。

然而,为了逐渐将硬件收入关闭到瓶颈,目前正在尽最大努力挖掘软件服务收入的苹果,在这种服务核心收入模式下做出让步并降低利润可能并不容易。

youtube.com